可持續發展目標 4 是關於素質教育的,是聯合國於 2015 年 9 月制定的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之一。可持續發展目標 4 的全稱是“確保包容和公平的優質教育,促進人人享有終身學習機會”。

 

我們的願景: 沒有一個孩子的成功會受到社會經濟背景的限制

年輕人的未來不應取決於他們的社會或經濟背景。
不幸的是,來自廣泛報告的研究和證據表明,教育不平等在大流行前已經惡化。 去年 Covid-19 的影響只會加劇這種情況。

局勢的嚴重性為我們提供了採取行動的機會。 我們不應陷入“跨代貧窮”的敘述中,而應抓住機會解決系統中長期存在的問題。

我們共同認為,要解決教育中的不平等問題,我們需要一個包容性的教育體系:

何謂「跨代貧窮」﹖

跨代貧窮指子女因父母的社會/經濟條件惡劣而造成的貧窮問題。因此,要處理跨代貧窮問題,就要提供個人健康成長、均衡及持續發展所必需的支援和機會。不過,如果沒有適當的介入服務,下一代就無法得到這些支援和機會。愈早採取補償性介入措施,對兒童/青少年成長愈為有利。

香港的跨代貧窮問題

不少學術研究指出,香港社會缺乏向上流動,低下階層延續甚至跨代複製。例如政府經濟師James Vere在香港大學任職年間曾利用2000年代的住戶統計調查,發現父親有專業工作,子女有約43%的機會同樣當專業工作,遠比總體人口比例高。教育大學學者周基利利用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,比較青年入讀大學的比率,富裕家庭子女較貧窮家庭子女可以相差達3.7倍。最近一項由政策創新及統籌辦事處撥款的研究,城市大學學者何榮宗等人在2021年跟進訪問共77名受訪貧窮家庭,發現家長是貧窮的青年子女,在出身後得到更好生活的機會較非貧窮家長的子女低67%。

原文網址: 跨屆政府也解決不了的跨代貧窮 | 香港01 

政府如何解決跨代貧窮問題?

政府重點和策略

  • 兒童發展基金: 為使弱勢社群兒童有額外的發展機會,我會預留3億元,以成立兒童發展基金。扶貧委員會將會就該基金的具體運作進行討論。
  • 改善政策協調以減低跨代貧窮危機的工作: 加強協助以激勵領取綜緩的長期失業青少年重投工作
  • 為兒童和青少年建立社會資本的計劃: 為達到上述目的,秘書處目前正研究/制訂兩項試驗計劃,分別是“友伴 fun 享"計劃和“商襄親親"計劃。

除了政府,社會間如何解決跨代貧窮問題?